• 404 Not Found

      

    404 Not Found

      

    404 Not Found

      

    404 Not Found

      

    404 Not Found

      红极一时的“四大名旦”,承载了嘉兴制造业品牌发展的莫大荣光,演绎了品牌巨大的市场效应,也留下了更多关于品牌为何失落,以及如何打造和经营品牌的思考。

      前几天天气渐热,马先生又搬出了这个“老伙计”掀开电扇的盖头,插上电源,按下开关,风叶呼呼转起,瞬间凉意遍身。

      1974年,梅溪街6个家庭妇女搞了一个小作坊,组装电风扇,牌子叫“海鸟”。创始人张福根已经去世。

      “海鸥”电扇,“蝴蝶”缝纫机,“上海”手表,“凤凰”、“飞鸽”、“永久”自行车,“回力”、“双星”鞋,这些老产品,估计在很多老一辈人心目当中都很有地位。

      梅云飞说,广东过来的电风扇,有很多零部件都用替代品,包括风叶、定子等材料,本该用电工钢,劣质产品只用普通铁板,通过特殊的技术处理,其使用寿命也就两三年而已。

      在1988年至1989年,海鸥达到了鼎盛时代,其分布在广州、温州、衢州以及嘉兴各县(市、区)的9家分厂年销售电扇达70万台,嘉兴海鸥与杭州乘风并驾齐驱,成了当时国内最著名的两大电扇品牌。

      海鸥电扇厂旧址位于嘉兴市秀洲区王店镇的梅溪街224号(原195号),坐落在小桥流水边。

      按梅云飞分析,海鸥的衰弱与市场恶性竞争有直接关系:一大批民营企业涌现,特别是广东过来的小家电,质量不好,却打起了价格战。

      当人们被市场上伪劣假冒产品欺骗后,就会想起那些经久不坏的产品。做企业,就是做良心,没良心的企业终究会被抛弃。

      2011年,海鸥原来的五分厂,如今的桐乡市海鸥电器有限公司(原乌镇电机厂),以1005000元人民币拍下“海鸥”商标。

      电扇是嘉兴产的,花了马先生178块钱,作为工人的他,当时一个月的收入也就40多块钱。电扇虽然价格不菲,但总算能让女儿有个凉爽的夏天。

      该公司总经理徐宜平说,折腾之后新海鸥,品牌影响力只局限在浙江省内,与“飞进中南海”的老海鸥不能同日而语。但还是有很多人认准海鸥,徐宜平手上的客户从1994年到现在基本上没变,“客户都叫我们老机头。”

      此话有理,却不完全在理。推陈出新,是行业发展的自然规律。但无论什么新产品出现,都要遵循一个原则做质量好的良心产品,不要盲目地求新,创奇。

      “当时市场供过于求,我们的产品成本高,没办法跟他们比价格。”梅云飞很气愤地打了个比方,1.4m型号的产品,海鸥牌要140元,而其他牌子的产品只需要90元。

      但是,由于技术含量低、管理方式陈旧、品牌经营意识淡薄,它们的影响逐渐萎缩,如今已逐渐被人淡忘。

      王店镇人民政府经济发展办主任李明忠说:“海鸥老厂破产后,一些技术骨干和工人在厂所在地王店镇集资或独资创办了100多家小家电生产企业。”

      反过来想,老字号品牌如何“长久不衰”也是一个大命题,需要像“海鸥”电扇一样的产品去思考,去探索。比如,在外观上,在款式上,是不是要更丰富一些;在品牌策略上,在产品宣传上,是不是要多下工夫;在市场渠道方面,是不是要多加拓展,而不是吃“老客户”的本。

      上世纪80年代,嘉兴“四大名旦”海鸥电扇、皇冠灯具、益友冰箱、大雁自行车,风靡大上海,飞进中南海,产品畅销全国,曾经有钱难买,一票难求。

      梅云飞说,第一批“小白兔”1983年出的,大概有几十台,全都进了中南海。随着“海鸥飞进中南海”的喜讯,海鸥电扇迅速蹿红,享誉全国。

      “产量最高的时候,1990年左右,一个月的产量达到了七八万台,车子每天排着队送货”,梅云飞说:“当时老厂很热闹,不像现在这么冷清。”

      说起海鸥这块牌子,梅云飞思绪万千:1982年,他负责皖南片区销售,靠着“海鸥”的名号拉过来一大批客户,但无奈海鸥电扇实在紧俏,很多客户最后没拿到货,他也因此挨了不少客户的骂。

      1978年夏天,河南驻马店,马先生的女儿还不满两岁,酷热的天气让小家伙哭得哇哇直叫。

      很多消费者喜欢老牌子,信任老牌子,就是因为它的质量过硬,经得起时间考验。

      梅云飞说,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海鸥共有职工3000人左右,是王店最大的国有企业,当时很多人都以进海鸥电扇厂工作为荣。

      梅云飞还记得,1979年10月份左右,海鸥电扇与嘉兴市轻工机械厂合并,员工大概有800人,当年年产量达到15万台,规模在全国前列。

      之后的每个夏天,这台电扇都陪伴着马先生一家人。这一晃就是30多年,马先生已步入花甲之年。当年被热得哇哇叫的女娃娃在电扇的陪伴下做游戏、写作业、做家务,现在早已长大成人,嫁作人妻。

      王祝军是义乌旺宁电器商行的老板,是从老海鸥就开始做的老客户了,他说:“海鸥吊扇的质量确实很好,几十年过来,比它好的吊扇我还没有碰到过。很多义乌人就说他们什么牌子都不要,就要海鸥老机头。”

      “一般家庭结婚办喜事才买一台电风扇,”梅云飞说,在那个年代,海鸥电扇是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的香饽饽。

      马先生多了一桩心愿:他想找到“老伙计”的娘家,并打算恳请政府部门找到它并进行嘉奖。他把电扇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好几遍,但电扇上的字迹早已模糊到无法辨认。

      马先生一家和电扇的合影(前左:马先生女儿,前右:马先生老伴,后左:马先生女婿,后右马先生)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      30多年过去,老电扇厂旧颜仍在。“祖国万岁”四个大字高高立在大门上,格外醒目,但门上的“海鸥电扇厂”牌子已经没有了。厂内几棵大树对称伫立,依稀还能看到配货车间的标牌。上世纪90年代末老电扇厂破产倒闭后,部分厂房租给了民营企业。

      1976年时海鸟改为海鸥牌后,在北京打销售广告时发现海鸥商标已经被注册了,电扇厂只能“贴牌”生产,到1982年才把海鸥商标完全买过来。

      拿“海鸥”电扇来说,有的消费者就指出,尽管使用寿命长,但是现在时代变了,电器更新换代很快,消费者喜欢新鲜的产品,因此诸如用三四十年的产品,已经不符合时代的潮流了。

      望着这陪伴了30多年,从未罢工的“老伙计”,再想想现在一些产品的质量。马先生思绪万千:“没想到电扇质量这么好,30几年从没坏过,比现在卖的那些产品质量好多了。这电扇,一定要好好保存起来留作纪念,可以证明咱们国家的产品质量也是很不错的。”

      对一个企业来说,无论是对新品牌的培育还是对老品牌的维护,都是一点一滴的积累。

      上世纪80年代,著名书法家、西泠印社社长沙孟海曾经为海鸥电扇题字,但那幅字现在也遗失了。“后来就再没有留任何资料了,要它干吗,看了伤心。”梅云飞说。

      梅云飞年近60,老电扇厂倒闭后,他一直没有离开,自己在老厂里面开了个小厂。

      梅云飞1979年进厂,看着海鸥成长,腾飞,衰弱,最后倒下。他说,海鸥倒闭后,当初总厂的管理层(1个厂长4个副厂长)几乎都没再做电风扇,只有他还在做生意,老厂长因车祸半身瘫痪。这样的结局,令梅云飞心疼不已。

      经多方询问,我们可以确定马先生家的“老伙计”是当时风靡全国的嘉兴海鸥牌电扇,当时鼎鼎有名的嘉兴“四大名旦”之一。

   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404 Not Found

    2019-12-02 05:40

秒速飞艇计划群 pk10预测 极速飞艇官网 诚信彩票 大华彩票 大地彩票官网 合乐彩票官网 pk10六码必中 178彩票平台 大赢家棋牌